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夫子授业的博客

有一个空间表达一下自己不太成熟的想法

 
 
 

日志

 
 

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的文章  

2010-06-16 14:0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在本书的序《给教育者新的思考》中这样写道:

经历生活的起伏跌宕、接受过中外不同背景的良好教育,并积累了做母亲的经验,佩蓉女士自然对教育有着自己的理解。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面试官,她接触过从不同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成绩优异的学生,所以,对价值观的讨论就成为贯彻本书的主线。在我看来,教育价值观的核心就是对成功的理解。

在许多人的观念中,成功是以那些显性的东西为标志的:财富、地位、名望等,其实,从生命的意义讲,成功乃是获得幸福的感受,这往往与财富、地位、名望的取得不完全一致,常常也与职业无关。而幸福又是什么呢?我想借用本书的观点来诠释,幸福就是从“经过审视的生活”中获得满足。一位世界著名钢铁公司的总裁在38岁的盛年辞掉主席的职务去当大提琴演奏手;一位才华横溢的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中途放弃研究科学的硕士计划,却致力于最贫困的印度乡村女性获得教育机会,这些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而她却很满足,说:“现在我做的就是我生来该做的。”他们都是从经自己审视的生活中得到了满足,因而得到了幸福。

相反,那些获得优异的成绩单,掌握了许多技能,当问到未来和希望时,却显得“一脸茫然,精神紧张”年轻人,尽管他的成绩足以保送上最好的大学,但我怀疑是否真正有过对幸福的理解和体验。面对这样的场景,我完全能够理解佩蓉女士发自心底的感叹:“毫无羡慕之心,只剩下同情和惋惜。拥有如此优秀的学习潜能,却不知道引导这种潜能去往何处,这是在太可惜了!拥有如此之多的知识,却几乎毫无自知,这实在太遗憾了!拥有如此高的成绩,却完全不懂其他的东西,这是在太不幸了!”

佩蓉女士关于时间、休息、激情、深度、自我认知等方面的论述,值得包括父母在内的每一个教育者思考,因为这与我们的许多传统观念相悖。这里涉及到了价值观的差异。差异在那里?我认为在眼光。做事情不能没有目标,但目标锁定在那里,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我常听家长说,要是我的孩子不能考进某某学校,那他这辈子就完了!我们的孩子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每当听到这话,我就想到了马拉松比赛的场景。在这场决心与持久力的较量中,起跑的先后其实并不重要,而我们却总希望孩子能通过“抢跑”而领先——孩子上幼儿园时学小学知识,、上小学时学初中知识、上初中时学高中知识,而进入大学后又不得不去培养本应在幼年时养成的习惯,如此错位的循环。我们的中学生成绩如此优秀,是因为我们将目标锁定在这里;而国外的学生之所以具有后劲,是因为教育的目光较之我们更加长远。这就如同马拉松比赛,如果运动员为了赢得一万米处拉拉队的喝彩而拼尽了体力,那他就彻底与冠军无缘。教育需要长远的甚至终生的规划,当你有了更长远的目标和眼光时,你就能够理解佩蓉女士所谈的培养激情、谦卑、自我认知、深度、想象力、服务与冒险精神等对中学生的意义,也就自然了解为什么名牌大学会将兴趣与激情看得比成绩更加重要。

不久前我参加了世界名中学校长论坛,其中有这样一个情景:一位英国的中学校长问几个年轻人,你认为什么是最重要的?国内的中学生回答是知识、能力、解决问题的方法和创造力;而有留学或工作经历的年轻人则认为是沟通、合作、团队精神和坚持力。这不能不说是由人生不同的人生经历所造成的差异。如果我们将教育的目标或眼光投向学生离开学校之后的生活,这些基本素养和品质的培养,就应该成为学校教育中的重要任务。

说到教育,就不能不涉及考试、升学等话题。我总认为,如何选拔学生,突现出来的是教育的价值观念。总体上讲,中国的大学所选拔的是当下学业成绩最优秀的学生,而美国的大学是选拔最具有培养价值、最有可能未来成为杰出人物的学生。

难道最有希望成为杰出人物的不是当下成绩最优的学生吗?两者之间当然是有差异的。我们最好还是举马拉松的例子:如果在10000米处来分析每个运动员,我们一定都会相信,最有可能成为冠军的绝对不是那些气喘吁吁、精疲力竭的暂时领先者,而是那些哪怕位置稍后、仍保持有旺盛体力、充满乐观与具有坚韧精神的运动员。这就是佩蓉女士书中强调的一个重要的观点:激情胜过才智。激情就是动力,没有激情就不可能成功。

然而今天,我们的教育对于如何激发培养和保护青少年的激情,研究的还远远不够,甚至我们还在不断的扼杀和泯灭学生的激情,尽管我们并不是出于恶意。我们今天的体制常常不能容忍那些专注于或痴迷于某一项事达到忘我的境界而偏离常态发展模式的学生。其实,大量的事实早已告诉我们,那些自觉地热心于社会公共事务的学生,将来最有可能成为卓越的社会管理者;那些对未知现象有着强烈好奇并表现出良好的禀赋与执著精神的学生,将来最有可能成为杰出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那些醉心于某些事务并具有超常的热情与天赋的学生,最有可能成为某个领域的大师,等等,但遗憾的是这样的学生常常在我们的体制中无法生存,他们常常会被关在高等学府的大门之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也许,要将阅读本书所引发的所有思考表达出来,会成为一篇很长的文章。我确信,每一位读者都会有自己的思考,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去分析今天的教育现象,从而找出本书的价值。广泛地关注世界各国的教育,冷静地分析我们的教育,我们会发现,我们今天的教育中的确存在着不少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要改变这些状况,需要勇气,用佩蓉女士的话讲,需要“逆流行文化潮流而上”的勇气,我认为这就是一种教育创新的精神。这种精神在今天的时代是极其可贵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